您的當前位置:主頁 > 文學頻道

母親的蒲扇

2020-07-08 10:16:05 來源:河源日報


□賀楚建

夏天的太陽能把人曬脫一層皮,人們出行都撐傘或戴草帽。然而,總有一個人不按常理出牌,手拿蒲扇遮在頭上,穿行于炎炎烈日里。


這個人便是我母親。


母親不是超人,其實就是一個平凡柔弱女人,她只是為母則剛。走累了或累得身心疲憊時,母親就到陰涼處歇下來,手中的蒲扇又變成了扇風乘涼的工具?!梆B精蓄銳”后,母親又拿起蒲扇遮在頭上,走進烈日里。


但我仍懷疑母親的“蒲扇搭涼棚”給自己留下一路“陰涼”是為著好玩,有次我學著母親的樣,手拿蒲扇遮在額前,在門前禾坪上嚎著叫著來回穿梭,可沒走多久,就被太陽曬得汗流浹背、頭暈腦漲,立即折返躲到屋檐下。所以我竟有些佩服起母親。


農村的夏夜最是難熬,氣溫高蚊蟲多,我常常被蚊子叮得難以入眠,母親悄悄來到我身邊,搖起她的蒲扇。頓時,沉悶的空氣變成了一陣清風,清涼舒爽,我漸漸進入香甜的夢里。辛苦了一天的母親,有時也會打盹,蚊子趁機襲擾我,她似有心靈感應,突地揚起蒲扇,蚊子見勢不妙,逃之夭夭。有時蚊子乘虛而入,剛落在我的手臂或臉上,還沒來得及站穩腳跟,就被母親的蒲扇拍打落地。母親的蒲扇成了它們的克星。


每當夏夜來臨,勞累了一天的母親與鄉親們,拿著蒲扇來到村頭乘涼。鄉親們扇起扇落,談天說地,笑語飛揚,伴著河風,暑熱盡散,連蚊子都望而卻步,不敢作案。我們一幫小孩像黏人的跟屁蟲,鉆進大人堆里,捉迷藏,數星星,玩得不亦樂乎。玩累了,我便躺進母親懷里,享受蒲扇帶來的溫柔清風,聽著稻田里蛙鳴,在這美好的意境中進入夢鄉。


不過,愛貪玩的我有時也會惹母親生氣,我就會受到蒲扇的“光顧”。別看母親手中的蒲扇舉得高,落下卻很輕。我知道母親這樣的拍打,目的是讓我長記性,而并非真的想痛打我。


都說“立了秋把扇丟”,可母親的蒲扇仍然不離手,尤其是生火做飯,蒲扇就成了母親的得力助手,用它“煽風點火”再好不過。母親掄起蒲扇“呼嚕呼?!钡厣?,灶臺里的柴火越燒越旺。如此神通廣大的一把蒲扇,吸引著我靜靜地坐在灶臺旁,看灶臺里的柴火吐著紅紅的舌頭舔著鍋底,聽著鍋里大米“咕咚咕咚”的跳躍聲……


母親把蒲葵葉子割下來,曬干后,將扇面邊緣用布條縫上,便成了蒲扇。這種來自大自然、清新拙樸的純天然綠色用品,拿在手里輕便好用,且散發出一股麥秸和青草的植物芳香氣息。我雖然身居大都市,夏天卻不喜歡吹空調,而是喜歡那有著濃郁鄉土氣息的蒲扇,那是母親留下的“傳家寶”,扇面上交織著千絲萬縷的母愛,拿在手中上下扇,回憶便如同汩汩暖流在心中流淌,歷久彌香。


編輯:梁軼倫
    上一篇:第一次擺地攤
    下一篇:沒有了
    數字報
    Top 湖南快乐十分分析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