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當前位置:主頁 > 文學頻道

知知花

2020-07-06 14:00:00 來源:河源日報


□羅紫懿

傍晚五點半,我合上電腦,把文件一份一份放到玻璃柜里,起身將辦公室的燈全關了。


傍晚六點零五分,我從辦公大樓里走出來。一身黑色職業裝在暗黃的燈光下氤氳喘氣。正值盛夏,細尖高跟貼著地,是剛被小雨潤濕過的瓷磚地。我拿起豎著的黑色雨傘,鎖上了傘扣??磥碛晖A?。


辦公樓外的七號大街是二十年前的老建筑了,一眼望去,到處是黑黝黝的鐵銹和爬滿樓面的綠藤。一兩戶人家還亮著燈。


這兩天太陽甚毒,下午也會突然下起一陣急雨。七號街外是一條長長的大道,兩側不知道是什么樹,繁茂生長,枝丫交接,像是一道拱門。一下雨,樹葉便落得到處都是,每次從這過,總能看見清潔阿姨用掃把在畫著大字。


剛要走過路口,便停了下來,往后退了兩步,地上的花籃里是穿成一串串的梔子花,旁邊白紙上歪歪扭扭寫的是:一串一元。清潔阿姨停下動作沖我笑笑??磥硎琼槺銙陚€外快啊。


從包里掏出今早女兒放的一元硬幣,拿起一串,輕輕地嗅著,再深深地吸一口氣。甚是好聞,和當年一樣味道。


我叫何夏麗,今年38歲了,在這個即將奔四的年紀里,歲月無味。


10歲那年,我被忙著做生意的父母送到了鄉下姥姥家。在父親一陣連哄帶騙的攻勢下,我穿著小粉裙,抱著洋娃娃,眼里流著淚珠,坐在姥姥院門口的臺階上。


“夏麗乖啊,爸爸開學就來接你,到時候帶你去游樂場玩……”


那天大概是傍晚六點半,正是煮晚飯的時候。也不知姥姥干什么去了,半天不回來,只好等著。


等到天漸漸黑了,身側吹過一陣涼風,還有對面遠處的狗時不時地吠著。我抱緊了娃娃,瑟縮著身子,害怕得很。姥姥怎么還不回來啊,不會有鬼吧?于是大哭起來。


窸窸窣窣,右邊草叢里傳出了一陣響聲??商於己诹?,看過去也是一坨黑影,我大著膽子喊道:“誰???出來!”


聽到我的叫喊,那里突然啥動靜也沒了,我一直盯著那個方向不眨眼。幾分鐘后,一個人影突然跳了出來。


“哈”的一聲,把我嚇得又哭了起來。那人放下照在臉上的電筒光,朝我跑了過來:“別哭呀,可別哭了,你們城里姑娘可嬌氣了。你是趙奶奶家的外孫女吧,一直聽她念叨著你要來了呢?!彼麖澭四ㄅ_階上的灰塵,一屁股坐在了我身旁。


我這才看清了他:一頭短發,笑瞇瞇的小眼睛,穿著有些土氣的褲子和短袖。


“我就住在隔壁院兒里,趙奶奶呢?”他往院里望了望?!翱赡艿角懊娲遄呷藨羧チ税?,有戶人家娶媳婦兒呢?!彼f過來一個玉米:“吃吧,好吃的?!?/p>


我遲疑了一會,肚子“咕?!币唤?,羞得埋下頭。他“哈哈”兩聲把玉米塞進我懷里:“快吃吧,我奶奶剛蒸好的,熱乎著呢?!?/p>


我小口小口地吃起來,聽他一陣絮叨,才知道他叫劉夏,今年也是10歲,在鄉里讀小學……他絮絮叨叨,聽得我昏昏欲睡,手一直撓著小腿,拍著蚊子。劉夏起身去前面折了一扇芭蕉葉下來,就給我扇著,繼續說著烤紅薯和烤魚……


醒來已是第二天,昨晚都不知道啥時候睡著的。我推開窗,陽光小心翼翼地照進來,我微瞇著雙眼,喊著:“姥姥!”


“姥姥在呢,快起來洗把臉吃我煮的面,給你加了兩個荷包蛋呢,快起來了??!”姥姥在院里剁著白菜,準備做泡菜。


“你爸媽明明說你今天才來的,咋昨天就來了呢,我昨天吃酒去了,給你抓一包糖回來,就在堂屋我衣服的兜里面……”


“昨天晚上的小哥哥呢?”


“……面要坨了,來加點姥姥特制的泡菜?!崩牙讯洳缓?,一直自顧自地說著。


“趙奶奶!”門外一聲大喊:“您外孫女呢,我們說好帶她去抓魚的,起來了嗎?”


“在呢,在呢啊,等她把面吃了。你吃了么?”


“吃了?!彼哌M堂屋看著我挑開蛋清吃著蛋黃,“你們城里姑娘吃個飯也那么嬌氣呵!”我瞪了他一眼。


不得不說農村的小河很是清澈,也不知這水有多深,大概是不深的吧,只見劉夏把木盆放在河里,輕輕一躍,手拿著一根竹竿,“走啊,嬌氣?!蔽冶凰蛔?,只得進了盆,撐著盆身縮在一角不敢動彈。


托他的福,吃到了烤魚,雖說只放了鹽,也就將就吃吧。再后來,便再沒吃到過只放鹽就好吃的食物了。


小孩子的世界是簡單的,沒幾天便和劉夏混熟了。


我在堂屋里做暑假作業,他人還沒進來,聲先到:“夏麗,快出來,我帶了好東西?!蔽曳畔鹿P跑了出去。


“我表哥給我帶的,叫知知花?!庇橙胙酆煹氖且恍∨璋咨ǘ?。他按著我的背往花上湊,“快聞聞,特別香?!本驮谖冶羌庥|到花時,那個味道,一下子竄到了肺腑里,很甜。


“我那還有花種子呢,我們拿來種你院里,明年就開了?!?/p>


“行!你得教我怎么種?!?/p>


“放心吧,我家地里的菜都是我幫我奶奶的……”


開學的日子來得很快,爸爸來接我了。劉夏笑嘻嘻地說:“夏麗,其實你一點都不嬌氣,而且你那小粉裙子挺可愛的。嗯,明年你來的時候,知知花就開了,明年我還給你抓魚烤了吃,嘿嘿……”


“好,你要記得給花天天澆水,別讓我家大雞公給啄了?!?/p>


第二年暑假,我被父母送去了暑假班補課,沒去姥姥家。


第三年暑假,得知劉夏奶奶過世,他去了外地父母那里。


第四年暑假,姥姥被接到城里住。后來,我們就再也沒回去過,爸媽工作實在太忙了。


我也忘了知知花開沒開這回事了。


后來我才知道,那不是知知花,而叫梔子花。種在姥姥院子里的知知花,也沒開過花,它也不可能開出花來。他表哥拿炒熟的種子逗他的事兒,也是姥姥后來跟我說的。


畢業以后的我,找了份朝九晚五的好工作,結婚生子一切按部就班,可就是這樣的日子,平平淡淡的,讓我覺得少了點鹽。


許是想念那勺劉夏從他家偷來的撒在魚上的鹽,我還是會偶然想起那段時光。


打開門,脫下高跟鞋,“媽媽,你回來啦!”10歲的女兒小玲撲向我,然后端來一盆梔子花,小巧可愛?!澳膩淼难??”


“思荷送的,她媽媽種的呢!”思荷是我女兒同班的小姐妹。


這個周末天氣很好,我想帶著女兒回姥姥院子里看看。


姥姥的院子,在老家生活的姑姑每年都去打掃。


我脫下外套,和女兒把剛買的梔子花種子種了下去。我正彎著身子在拾掇著土,女兒大叫一聲。我回過頭來,看見門口站著一位婦女和一個女孩。


這女孩不正是女兒的小姐妹思荷么?


兩個孩子蹦蹦跳跳地自顧自朝外邊玩去了。


她,應該是思荷的媽媽吧?穿著杏色風衣,粗跟復古皮鞋,一頭披肩燙發,淡淡的妝,很有氣質。


“思荷媽媽,你們老家也在這兒呢?”


她微笑著,眼里被風吹狠了,有點濕。她脫下風衣搭在了門上,走了過來,要幫我種花?!拔壹摇妥≡诟舯谠簝??!?/p>


我停下手,一臉懵。


沒錯,這可能就叫命運。我童年時期一直念念不忘的小哥哥,竟然是個女的!原來,她不是叫劉夏而是劉霞。當年,她去了父母那念書,后來又嫁回了我們這個城市。沒想到,我們的兩個孩子還玩到一塊了。


我想,沒開的知知花也好,生活里缺少的鹽也罷,我們種下的梔子花,明年肯定就開了。


編輯:梁軼倫
    上一篇:故鄉的月亮
    下一篇:沒有了
    數字報
    Top 湖南快乐十分分析软件